明末白银存量的估计

时间:2017-08-29    作者: 采集侠    浏览:

明末白银存量的估计

[中国台湾]李隆生




一、前言



明末兴盛的对外贸易,以及因之流入的大量白银,对中国产生了一些重要影响,例如明政府在16世纪中期后税收的货币化、政府支出的大幅成长、东南沿海经济之更繁荣等。另一方面,西欧和中国的贸易,对推动西方朝向资本主义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但到底有多少白银在明季流入中国,并没有完整的记录。虽然过去许多学者做了估计,国内一些从事明季中国海外贸易主题研究的学者,在其著作中也引用了一些白银输入量的估计数来佐证当时贸易的盛况,但欠缺全面而有系统地计算与推演,并从未与中国自产白银进行数量上的对比,因此无法得知海外流入白银占当时整体白银流通量的比重,更难推估出对当时经济等层面的影响。本论文首先尽可能搜集国内外学者有关明季流入中国的白银之研究成果,再以归纳与平均的方式,估计出最可能的数量。另外,笔者也估计了中国自产的白银数量,以资对照。研究发现,明亡前的百年期间,国外流入白银是中国自产白银的近10倍,不难理解这对中国经济、社会、政治都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


16—18世纪,西属美洲的白银产量约占全球的80%。16世纪时,秘鲁的银产量占全世界银产量的61.1%、墨西哥占12.1%,合计73.2%;17世纪时,秘鲁占63%、墨西哥占24.1%,合计占87.1%;18世纪时,秘鲁占32.5%、墨西哥占57%,合计89.5%①。西属美洲生产的白银有很多最后都输进了中国。


西属美洲的白银经由三条路径运往中国,这三条路径依其重要性依次为: (1)西属美洲→菲律宾马尼拉→中国(1570年代以后);(2)西属美洲→西班牙塞维尔→葡萄牙→中国(1570年代以后); (3)西属美洲→西班牙塞维尔→荷兰、英国→中国(17世纪初以后)②。


明后期,世界另一个白银的重要产地为日本(约占世界银产的15%),日本生产的白银,绝大部份都输进中国。1540年以后,中国商人前往日本贸易。1543年葡萄牙人首次抵达日本,1550年后,葡萄牙人每年定期前往日本贸易③,大约在1570-1600这段期间,葡萄牙人几乎垄断了中、日贸易。1602年,日本派出朱印船前往海外贸易,最迟在1610年已有大量华船前往日本,1609年荷兰在平户开商馆,1624年,荷兰占台湾,荷兰经营的中、日转口贸易取得重大进展④。


从现代经济学的角度言之,货币存量对物价和利率有直接影响,进而与国民所得和经济成长发生关联。一些学者认为,白银存量而非流量是探讨明末中国曾否经历货币危机的关键,许多学者认为此一危机(“17世纪危机”)对明朝的灭亡可能有显著影响⑤。本研究大略估计了明季海外输入中国白银的数量,以及唐、宋、元、明四朝中国国内的产量,用以推估明末中国的白银存量。




二、1530年以后海外流入中国的白银:整体估计



庄国土指出:明朝前期的海外贸易以朝贡贸易为主,金银的流进与流出,在赏赐与贸易相抵下,其净额都很小。另外,他估计明季从海外流入的白银总数当在三亿五千万披索(28,000万两)以上⑥。因此,1530-1644年这段期间,平均每年流入约240万两。庄国土关于明季海外贸易的其它估计如下:从日本流入中国的白银在17,500万两以上,其中大部分是由澳门流入中国⑦;又根全汉升的研究,估计出明季从菲律宾输入中国的白银为7,500万披索,相当于6,000万两。在1569-1636年期间,葡萄牙平均每年从欧洲运来100万披索到东方来,假设其中的一半用于购买中国商品,则这段时间,葡萄牙就从欧洲输入中国3,400万披索,相当2,720万两⑧。


Von Glahn对1550-1645年进口到中国的白银数量按来源和载体做了整理,明季中国从海外共进口约19,336万两白银,见表一。



明末白银存量的估计

Yamamura和Kamiki估计流入中国的白银,1550-1600年计1,770-2,370公吨、1601-1645年计6,900-8,400公吨,1550-1645年共计8,670-10,780公吨,亦即23,120-28,747万两。另外,1550-1645年这段期间,从日本流入中国的白银达7,350-9,450公吨,亦即19,600-25,200万两;从西属美洲经菲律宾流入中国1,320公吨的白银,亦即3,280万两⑨。




三、西属美洲→中国



在1540年代,西属美洲发现了蕴藏丰富的银矿,1554年,发展出了一种便宜、简单使用水银和盐以提炼低含银量矿石的炼银法—汞齐化法(amalgamation),自此,西属美洲的白银产量才开始大量增加⑩。Bra- ding和Cross对1571-1700年的西属白银产


量做了相当保守的估计,1571-1644年西属美洲白银产量为63,700万两,详见表二。